燊枷

shēn jiā 性格古怪不足以形容。
内心戏比较多,做人比较从心。
谁伤害到他们,谁就是我敌人。

第一次相遇(云了)

四五年前还是初中生时写的文ww感觉充满了黑历史的味道,但又觉得比现在写得好。

第一次相遇,是他们还在国小的时候。虽然那时的云雀恭弥还没有完全的称霸并盛,笹川了平也还没有遇到拳击,但是那时的他们就已经把日后的口头禅挂在嘴边,三句不离“咬杀/极限!”。

那时的他们虽都是并盛小学的同级生,但因为两人的班级不同而且性格天南地北,导致在那一天前,两人从未真正的对视,又或者说是见上一面,说上一句话。即使是偶尔在不经意间听到对方的名字听到对方的名字,那短暂的记忆也会转迅即逝。只不过是一个唯我独尊,不屑于去关注草食动物,而另一个则视神经大条,心心念念的只有他可爱的妹妹京子。

那一天,是一个转折点,也是两人之后纠缠在一起的人生的第一个交叉点……
———————————————————
每天在并盛巡逻已经在那时成为云雀恭弥的“良好”习惯,寻找群聚等破坏风纪行为的草食动物,然后进行咬杀,可以说的上是他为数不多的兴趣爱好之一。

那一天,只是很平常的一天,云雀恭弥也只是如常的巡逻。当他经过并中校门时,社团活动已经结束了很久,只剩下一些体育部的成员三三两两的走出来。云雀难得的无视了这些群聚的草食动物,只是径直的走向附近的小巷。

听着小巷深处传来的咒骂声和肉体与拳头碰撞的声音,云雀恭弥勾起嗜血的冷笑,什么也没说就走入巷中深处。

风夹着丝丝不易察觉的血腥味吹来,也让云雀恭弥听见了在咒骂声中的夹杂着的另一个声音“……把京子弄哭……不可原谅!极限的要打倒你们……”青涩中带点沙哑感觉的男孩的声音反反复复地说着这几句话。

云雀恭弥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出声,只是手上不知何时出现的浮萍拐反射着外面的阳光,发出渗人的寒意。

冲进混斗的战场,在说“违反风纪,咬杀!”的同时也不忘手上拐影重重。不一会,地上便摆满了身着并中校服的不良少年的“尸体”。咬杀完毕,小巷中只剩下云雀恭弥笔直地站在“尸体”之上和一位白发男孩扶墙站着。

云雀恭弥无视了白发男孩,只是掏出手机为这些“尸体”呼叫了急救车便抬脚准备离开。“那个……极限的感谢!”男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云雀恭弥并没有理会“……等等!你的手臂受伤了,你极限的没问题吧!”云雀恭弥这才发现右臂上被刚刚溅起的小石子划开了几个小口,他皱了皱眉,没有停下脚步。

“……都说等等了!你极限的跟我来!”男孩冲到了云雀恭弥的身边,没有等云雀恭弥开口便捉住他的左腕拉住了他,半拉半拖的把云雀带到附近的便利店中。

“欢迎光临~”走进便利店,一阵轻柔的女声传来“啊,这不是小了平吗?你又去和别人打架了?如果被京子知道又要很担心了哦~”有着温柔气质的女子用着一点也不符合形象的狡黠表情说着这句话“咦!这位小朋友是你的的朋友吗?真难得~”无视云雀恭弥在听到“小朋友”时扔过来的眼刀,女子仍是自说自话。

“呃——”明显是受到惊吓的了平哂哂地说“法……法子姐姐!你极限的怎么会在这里?”望着笹川了平瞪大的双眼,这位唤为法子的女子也只是勾起嘴角“我最近都会在这里兼职~”但不一会又转换为一脸的狰狞“左眉上的那么长的伤是谁留的!”

“呃——极限的什么事都没有!”逃避着法子的询问,笹川了平从售货架上拿了消毒水和棉签放到了收银台上,然后摸口袋掏钱“极限的要这些!什么!”“又忘了带钱了吧?你每次遇到我都是这样……算了,你今晚拿来给我吧。我该说只有我那么倒霉吗?你每次忘带钱都会在我打工的地方,其他人倒是没有~”

“极限的抱歉!还有,请极限的不要告诉京子!”接过法子递过来的小塑料袋,笹川了平拉着沉默许久也被无视许久的云雀恭弥大步流星的离开。

在并盛公园里,笹川了平指了指公园的秋千“坐下吧。”“草食动物,你想要干什么?”沉默了这么久,云雀恭弥终于按耐不住开口问。笹川了平迷惑的望着他,眨眨眼,指着云雀恭弥右臂上的伤口“你受伤了。”又指了指手上的消毒水和棉签“京子说受上了不消毒很容易滋生细菌,感染了还要打破伤风针。” 说到打针的时候,笹川了平皱了皱眉。

“……”

“把手给我。”笹川了平说着便拧开消毒水的瓶盖,撕开了棉签的包装,认真的给乖乖的伸出手臂的云雀恭弥清理伤口,并且从口袋张摸出一枚OK绷,上面印着大朵大朵的向日葵。

“……”

笹川了平看见云雀恭弥盯着OK绷沉默,涨红着脸解释“这……这不是我的!是京子给我的!我极限的才不会用这种……”狡辩的话语在云雀恭弥的注视下嘎然而止。

云雀恭弥没有出声,只是拿起放在一旁的消毒水,又夺过笹川了平手上剩余的棉签,貌似有点复杂的盯着笹川了平好一会,然后站起来用眼神示意笹川了平坐在秋千上,学着笹川了平刚刚的动作帮他清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过一看他就是新手,下手的力道没轻没重。

“极限的感谢……嘶——”了平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出声道谢,然后在云雀恭弥一下子变重的动作中倒吸一口气。

清理伤口的时间漫长又无聊,笹川了平只好绞尽脑汁与云雀恭弥搭话,絮絮叨叨的,没多久就说到了他的妹妹京子。只要说到京子,即使是单方面的聊天,他也能眉飞色舞的讲,完全不像平时那样笨嘴笨舌。

笹川了平说得很投入,投入到没有发现云雀恭弥逐渐轻柔的动作,也没有发现云雀恭弥在帮他清理完后就那样静静的坐在另一个秋千上扭头看着笹川了平神采飞扬的脸,听着笹川了平口中的那一位全世界最可爱的妹妹京子。

不知不觉地,他们坐在那很久,并盛一如往常的黄昏的光映在他们的脸上,让他们的眉眼柔和又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糟了!”笹川了平从秋千上跳了下来,他望着远处西沉的太阳“这么晚回去,京子会担心的!再见!”说着就头也不回地跑了。

云雀恭弥坐在秋千沉默的目送他离开,一直维持着这个动作许久,直到身体有些僵直时才冒出一句“奇怪的草食动物。”也站起身转身离开。

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奇怪的相处让对方在自己的心中留下模糊的影子……

END

评论
热度 ( 9 )

© 燊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