燊枷

shēn jiā 性格古怪不足以形容。
内心戏比较多,做人比较从心。
谁伤害到他们,谁就是我敌人。

Misuderstand(贺红,微量贱炸,END)

叙述平淡啊,HE,狗血淋漓。记得评论啊!QuQ
一月份的坑我終於來填了!总觉得会被打脸。【注:把“红毛”当成一个正常的名字!不然我觉得好羞耻!私设很多!我发现自己很喜欢用“虽然…但是…”和“似乎”!忍忍吧。写完就放上来了,错别字和bug告诉我。】
最好看完全文再看大纲:http://acediakarry.lofter.com/post/255af1_9c80014

果然和正文还是有出入!

【一】
“最近还是没有见一的消息吗?”
贺天看着面前双眼略显黯淡的展正希,觉得有几分可笑,明明对方才是见一最亲近的家伙,竟然总跑来问他这个被见一一时避之不及的人,但他还是习惯性地笑着,以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回答:“没有。毕竟都过去两年了⋯⋯”
【二】
贺天踏出“Destiny”的后门,深吸了一口相对新鲜的空气,被十二月的空气刺激得打了个冷颤。
他从初中开始就时常泡吧了,面对那些倒贴过来的男男女女,他却没什么兴致,倒是他的“朋友”见一他算有几分兴趣,还有那个每次都被他欺负得厉害的红……
“嘶——”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疼的吸气声扰乱了贺天的思考,贺天觉得他的好奇心又回来了。
【三】
红毛觉得自己倒霉透顶了,家里的事就不说了,明明和那三个瘟神已经不再读同一所学校了,却还是没想到麻烦仍然自己找上门来。
从兼职的地方出来后本来打算抄近路早点回家,谁知道冒出一群小混混打劫,红毛身上没带多少钱,就算有他也不想交出去。对于他来说,这件事唯一的解办法只有自己的拳头。可惜对方人太多,即使红毛把那些小混混都赶跑了,红毛也只得了个两败俱伤,倒在这条僻静的巷子里。
“应该不会更倒霉了吧……”红毛看着巷口明明暗暗、断断续续的灯光,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句话。
【四】
贺天停下脚步,看着脚边那个熟悉的红色脑袋,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些想法,还未等贺天分析那是什么,一句“你是看星星吗?”就从他嘴里冒出来。
原本躺着的那人似乎受到了惊吓,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脸上的神情似乎是见了鬼。
“贺天?你怎么在这!”
贺天没有回答,就像是还在初中的时候,他一拳打在红毛的腹部,在红毛因为疼痛而蜷曲身体时贺天用手臂卡着红毛的颈脖强迫红毛跟着他移动。
红毛并不惊讶,甚至还有几分觉得意料之中的感觉。贺天一直这样,从不会对他解释,我行我素,也不在意其他人的想法,倒是那个见一还稍微能指使贺天一下,让他让步。
【五】
贺天住的公寓红毛并不陌生,初中时他时不时就要被贺天大魔王带到这做饭给他吃,这里一直都是让人觉得有些空荡的那样,甚至有几分压抑,红毛并不喜欢这里,因为这会让他想起父亲被关进监狱后的家里。
“去做饭。”冷不丁的,贺天冒出了一句话,红毛被吓了一跳,怎个人都要蹦起来了。“你他妈的想干嘛,我又不是你家的厨师!”
“啧。”贺天看了一眼红毛,对方因为打了一架还躺过在地上,整过人显得脏兮兮的。“去洗澡。”
红毛听到后整个人都要炸了“你想干嘛!”
贺天看到红毛戒备的样子,突然反应过来“你想歪到哪去了?我是不希望你弄脏我家。不过——”贺天拉长声音“你想那样,我……”后面的话贺天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挑眉看着红毛。红毛被那样看着,整个人提高到最警惕的状态,贺天似乎是要向着他所在的方向移动,红毛立刻冲向浴室,狠狠地关上门,从背影看,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感觉。
【六】
那一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虽然红毛在贺天家留宿,但就像以前在初中时那样,贺天这个魔王自己霸占一张king size的大床,而红毛则被他赶到了长沙发上。相比起初中,红毛的身高变高了,虽然个头还是没有超过贺天,但长期的打工生活还是让他终于有一项胜过贺天,那就是他比贺天看上去更加厚实。
但就是因为体型的变化,以前本就觉得勉强能躺下的沙发让人更加地不舒服,红毛不仅不小心滚到了地上,醒来后还觉得腰酸背疼。贺天这个混蛋还因为看到红毛龇牙咧嘴的模样而开怀大笑。
虽然那一晚什么都没有发生,可两人的生活似乎还是有些改变。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明明之前两人已经整整没碰到过,但自从那一晚后,两人开始频繁遇见。
【七】
展正希自从上一次询问贺天无果后就没再找过贺天,即使两人在学校碰见也只是对视一眼或是点点头就算打了个招呼。不过他们本就不熟,认识对方本就因为见一而已,但是现在见一不在了,除了寻找见一的交流,两人似乎也没有什么来往的必要。
“你最近好像心情很好。”时隔半年,展正希突然对贺天说出这么一句话。
贺天随意地看了展正希一眼,“怎么说。”
两人的交流虽然都是疑问句,但他们的语气平淡到似乎只是在交流“今天天气不错。”
“你最近笑得没那么讨厌。不过还是很虚伪。”
“是吗。”贺天应了一句,好似没发现展正希在讽刺他。
展正希没有继续接话,只是默默地走了。
贺天继续望着灰暗的天空,半晌冒出了一句“下雨了。”
【八】
“你这个混蛋!你怎么不自己带伞!”红毛出现在贺天面前时火冒三丈,却还是干脆地把一把伞丢给贺天。红毛嘴上不甘不愿,可从他初中的经历再加上这半年以来两人的来往,他知道不服从贺天的后果,但红毛自己却还是遵循自己的本性想要反抗。
【九】
贺天撑起红毛递来的雨伞,不发一言。红毛没发现贺天的异样,见贺天拿到伞就准备走,还未未迈出一步就被人抓住举伞的手。
红毛停下了步伐,他转过头看向贺天,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对对方举动的不明白。
贺天稍微一用力就把红毛手中的伞抽走,随意地扔向一旁,失去雨伞的红毛立刻就接受了雨水的洗礼。
“贺天!你发什么疯!”夏天单薄的衬衫迅速被雨水浸湿,白色的衣物贴在了红毛的身上,勾出了青年的肌肉线条。红毛站在雨中,那头红发虽被雨水打湿,却还是让人觉得那是水中的火焰,夺目引人。
【十】
送伞以后本是红毛打工的时间,被人疯狂拨通的手机无人接听,直至那人失去耐心而不再被拨打的电话,手机的主人也无暇接听。
贺天的家中,隐藏在雨水拍打在落地窗上的声音以及不时响起的手机铃声中,红毛从中气十足的怒骂变为困兽之斗的嘶吼、虚弱的求饶沦为微不可觉的呻吟。
【十一】
那晚过后,红毛因为淋雨以及不可言说的原因而发起了高烧,贺天难得温柔滴照顾起了红毛。
两个人都没有主动提起过那件事,避而不谈。红毛还没产生的逃避想法就直接被贺天掐死在摇篮中,红毛的物品在贺天的家里慢慢增多。
【十二】
贺天对自己的所有都充满着掌控力,即使是欲望,他也会限制自己。而红毛,他并不是一个欲望强烈的人,并且惨痛的第一次仍在他心中留下阴影。两个人即使同睡一张床也只是在周末小小的放纵,没有谁知道他们的关系,最多也只是好奇两个不相关的人为何总是在一起。
【十三】
贺天在床上总是喜欢逗红毛,虽然两人没有一方正式提过交往,但贺天觉得既然两人在床上都说过喜欢,即使红毛的“喜欢”是由贺天逼着说的,贺天觉得他们已经在交往了。
红毛从来就不把贺天在床上说的话当真,特别是他知道了贺天总是纠缠不清的那个见一消失后更加坚定,只是在贺天说喜欢他爱他的时候觉得内心抽疼,他觉得有些讽刺,贺天居然会对一个炮友一个替身说这些。贺天一直迟钝没发现这件事,只是觉得自己每次说情话时红毛的表情都怪怪的,有时还会让他闭嘴,而且除了贺天逼他,就不会对他说这些话,但红毛的这些反应只是让贺天以为他是在害羞。
【十四】
红毛在贺天的逼迫下在大学时又一次与贺天同校,不过他们因为不同院系,上课的时间总是岔开。
贺天的家本就是考虑贺天在本地最好的大学读书的事,所以当初就买在大学的附近,就因为这样,贺天和红毛还是没有住在学校宿舍。
【十五】
因为出色的外形性格与家世,贺天的身边总是会围满形形色色的女孩子。
围在他身边的女孩子总是叽叽喳喳聊着各种各样她们所感兴趣的话题,让同班的男同学总是羡慕地望向贺天,路过的老师也不禁感叹着年轻真好。
今天聊到的交往纪念难得让贺天感兴趣,面对男神感兴趣的话题,女孩子们也是不懈余力地科普。
望着窗外的天空,贺天走着神,脑海冒出几个字“差不多一年了吧……”
【十六】
最近的贺天总是神神秘秘的,即使是个粗神经的人都会觉得贺天在躲着红毛做什么事情,更何况红毛并不完全是一个粗神经。
红毛偷偷地收拾着行李,因为他本就觉得两个人的关系不会长久,所以贺天的家里并没有什么充满红毛特色的东西“那个混蛋终于腻了这种关系了……”红毛的眼睛泛上了酸意,他眨了眨眼,流泪并没有掉下来“你算什么,有什么委屈的。”
但是贺天一直没有开口,红毛捉摸不出贺天的想法,他按耐下自己逃跑的想法,静静地等待贺天判下死刑。
【十七】
贺天独自一人走在商场里,平时他是和红毛一起来的,但既然是给红毛的惊喜,那就不太可能让当事人知道。而和朋友来?那些狐朋狗友那些他爸的眼线,贺天并不想让红毛接触,单方面也不行。
拉拉扯扯的人总是引人注意,特别是两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子。
“展正希?还有……见一!”拉扯中的两人听到自己的名字望向声源,正好看到手插在裤袋里的贺天。
【十八】
咖啡馆的角落弥漫着一种尴尬,三个超过一年不见的人总是不好开口。
“打扰一下,你们的饮品。”奇怪的氛围最终还是由咖啡厅的服务员来打破。
“咳,见一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贺天拿起了咖啡杯,抿了一口后提问。
似乎终于有人说话这件事让人放松了起来,见一整个人直接赖在了展正希的身上,推也推不开“就前几天啊。”
贺天望了对面的两人一眼,没有什么反应,如果是三年前的他,可能会努力打岔分开两人,可惜不是了,那只不过是年少轻狂意气风发,想要得到得不到的关注而已。“你们在一起了?”贺天的语气是带着几分调笑,他清楚两个人的性格,明知故问。
“没有!”一直不说话的展正希像一只猫一样整个人都要气炸了起来。
听到展正希的回答,见一泫然欲泣“展希希——”。
“真慢——”贺天的表情有几分嫌弃又有几分得意“我都和红毛在一起差不多一年了。”“什么!”没想到见一和展正希两个人的反应这么大,让咖啡厅的其他人瞩目。
【十九】
“我去卫生间,你们两个挑。”展正希悄声地告知了去向就离开了。
不远处,红毛的朋友悄悄地用手肘捅了捅正在走神的红毛“喂,那不是金融系的贺天吗?果然帅哥的朋友也是帅哥啊。”
听到熟悉的名字和朋友的感叹,红毛转过头看向了朋友所指的店铺。
“……见一。”红毛看到一黑一黄的两个人交头接耳地交谈,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讽刺一笑“有什么好看的,走了。”
“喂喂喂,红毛别走那么快嘛,就不能等等我啊。“朋友看到疾步离开的红毛迅速忘了贺天那边的事情,慌忙跟上。
【二十】
贺天终于挑到了满意的礼物准备回家,约好了下次带上红毛一起吃饭。
回到家后,贺天看到家里的灯没亮就知道红毛不在,只是以为红毛和昨天说过的那样,和朋友玩得比较晚。
虽然贺天一直有些介意红毛和其他人的来往,但红毛要求过贺天不能介入他的交际圈。
贺天洗完澡后只在下身围了一条浴巾就出来了,打开衣柜发现红毛最喜欢的几件衣服不见了,他开始觉得不对劲了。打开红毛平时放证件的地方,发现红毛的东西都不见了!他终于意识到:红毛离开了。
【二十一】
贺天疯狂地拨打红毛的电话,红毛最开始是任由手机响,然后觉得手机铃声让人不耐烦就开始主动挂断,最后直接关机。他没有得到一年前同样疯狂拨打红毛的电话,在第二天得到红毛的道歉的那个人一样的待遇。第二天贺天再打过去,他的号码已经进了黑名单。
贺天握着手机,因为愤怒而想把它甩向墙边,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是他和红毛一起买的。
贺天本来想打给红毛的朋友追问红毛的下落,但他发现两个人共同认识的只有见一和展正希两人,而红毛是不会找他们的。
贺天呆坐在家中,所有的帘子都被拉上,他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只有不停地拨打电话的手机屏幕。
他非常地愤怒,但在愤怒到极点时他反而非常冷静,他知道红毛不会跑多远,因为现在学校还没放假,红毛之前提过要贺天节制一点,因为他们系的教授最近都会点名,缺席的这学期所修的那门课会被挂掉,而红毛的课表贺天的手上有一份,贺天清楚知道,明天上午红毛有课,但因为下午没课,贺天去红毛的班级堵人只能尽快。
【二十二】
贺天成功在中午放学时堵到红毛,但红毛一见到贺天就说“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两晚没睡而一脸憔悴发青的贺天听到后,眼睛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其他而红了,强行拽着红毛带回了家,而红毛也不想在学校闹开而任由贺天拽着他回去那个“家”。
贺天翻出了以前就买回了家,但因为顾忌红毛的感受而还没用过的情趣手铐把红毛锁住。
他们两个人就像野兽疯狂“撕咬”对方,如同一年前这个关系的最开始那样,弄得一切鲜血淋淋。
【二十三】
两个人疯狂过后终于冷静下来。红毛躺在床上,之前一直没有落下的眼泪在现在一直止不住,他不仅身体的那个隐秘部位在疼,他的心更加疼。
贺天看到红毛身下的血和脸上的泪也觉得内心苦闷。他质问红毛为什么突然离开,红毛本来把自己的心裹得严严实实的,但他自己的眼泪似乎把外面的硬壳也浸泡得绵软,他发泄式地向贺天咆哮隐藏在他心中一整年的想法。
贺天听到红毛的掏心话语觉得哭笑不得,也感受到了委屈与不解,他开始反驳红毛,举例他们经历过的事,解释见一的出现,让红毛看清楚贺天是真的喜欢他,替身这一说只是误会!
贺天解开了锁着红毛的手铐,也是在解开红毛的枷锁。贺天把红毛拥进怀中,似乎是要把红毛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让两个人不再分开。这一次,红毛终于没有推开贺天。
【二十四】
最后他们开开心心的啪啪啪地过上了日子。

END

这就是误会解开的意思,标题就是误会,不写中文是为了不要那么快剧透。

在我文里红毛的性格应该是偏向我喜欢你而你也不讨厌我我们就在一起吧,如果你不需要我了,虽然我会很伤心但我不会纠缠你,只要你开心就好。

而贺天,虽然看上去很成熟,但他的情商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会比较低,像小学男生一样“我喜欢你就要欺负你”,霸道占有欲强。

两个高行动力低情商的人。

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写了好几天,虽然写的时候没干扰,但还是500字/h……写完后松了口气。总之以后,我不干了!


评论 ( 21 )
热度 ( 88 )

© 燊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