燊枷

shēn jiā 性格古怪不足以形容。
内心戏比较多,做人比较从心。
谁伤害到他们,谁就是我敌人。

【梗】误会(贺红,微贱炸)

只是梗和大纲,只是睡前脑了个洞,坐等old先打脸,但在她打脸前我要先发出来。私心含有微量贱炸,但分量太少,连调味料也说不上。
———————————————————

背景是大学,时间是19天开篇见一从高中开学突然失踪后又在大学突然出现在展正希面前的时间点。
贺红从高中开始交往,高中毕业后开始同居,两个人之间没有告白,最开始是贺天强迫红毛,然后红毛反抗不了就不反抗了,贺天一直以为两个人是正常情侣,可惜红毛一直以为自己是替身是炮友。虽然两个人在一起三年,但脑电波一直连不上,双向单箭头。
虽然在床上贺天也说过喜欢啊爱什么的,但因为两个人在一起刚好是见一失踪后的事,所以红毛从不当真,只是在贺天说的时候内心抽疼;而贺天一直迟钝没发现这件事,只是觉得自己每次说情话时红毛的表情都怪怪的,有时还会让他闭嘴,而且也从不会对他说这些话,但红毛的这些反应只是让贺天以为他在害羞。
因为贺天突然想庆祝两人在一起三周年,想给红毛一个惊喜,然后就一直神神秘秘的,而红毛因为贺天最近在躲他而觉得贺天终于对两个人之间的“炮友”关系腻了,有些心灰意冷,偷偷收拾好行李就等贺天开口让他走。
某一日贺天在商场挑选礼物的时候巧遇贱炸两人约会,贺天虽然惊喜见一的归来,但他发觉自己真的爱上了红毛,面对见一只留下对年少轻狂的感叹,两个人只可能是朋友,然后他邀请贱炸两人作为参谋去买礼物。
贺天为了感谢贱炸两人用约会的时间帮自己挑礼物而请两人吃饭,恰好红毛与朋友经过了附近看到贺天和见一有说有笑(刚好离开上厕所的展正希:……),认为贺天最近的躲避就是因为见一的归来(无辜中枪的见一:……),迅速回到家找出早已收拾好的行李拿上自己的身份证户口本算是狼狈的落荒而逃。
贺天回到家后发现红毛不在,只是以为红毛和朋友玩得比较晚,虽然贺天吃醋,但红毛要求过贺天不能介入他的交际圈。贺天洗完澡打开衣柜发现红毛最喜欢的几件衣服不见了,他觉得不太对劲,打开红毛平时放身份证户口本的地方发现红毛的东西都不见了,他终于意识到红毛离开了家。
贺天疯狂的拨打红毛的电话,红毛最开始是任由手机响,然后觉得手机铃声让人不耐烦就开始主动挂断,最后直接关机,第二天贺天再打过去,他的号码已经进了黑名单。
贺天本来想打给红毛的朋友追问红毛的下落,但他发现两个人共同认识的只有贱炸两人,而红毛是不会找他们的。贺天呆坐在家中,他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只有不停地拨打电话的手机屏幕,他非常地愤怒,在愤怒到极点时他反而非常冷静,他知道红毛不会跑多远,因为现在学校还没放假,红毛之前提过要贺天节制一点,因为他们的教授最近都会点名,缺席的这学期所修的那门课会被挂掉,而红毛和课表贺天的手上有一份,贺天知道红毛明天上午有课下午没课,他可以去红毛班级堵红毛。
贺天成功在红毛下课后堵到红毛,但红毛一见到贺天就说“你还来找我做什么?”一晚没睡而一脸憔悴发青的贺天听到后眼睛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其他而红了,强行把红毛带回了家,还用以前买回家但还没用过的情趣手铐把红毛锁住。两个人就像野兽疯狂“撕咬”对方,就像他们刚开始的那样,弄得一切血淋淋。
两个人疯狂过后终于冷静下来。红毛的眼泪一直止不住,他不仅身体的那个隐秘部位在疼,他的心也在疼。贺天看到红毛身下的血和脸上的泪也觉得心在疼,他质问红毛为什么突然离开。红毛本来把自己的心裹得严严实实的,但他自己的眼泪似乎把外面的硬壳也浸泡的软绵,他发泄式的向贺天说出隐藏在他心中三年的想法。贺天听到红毛的掏心话语觉得哭笑不得,也感到了委屈,他开始反驳红毛,举例他们经历过的事让红毛看清楚贺天是真的喜欢他,替身这一说只是误会!
最后他们开开心心的啪啪啪地过上了日子。

———————————————————

改了部分Bug的百字试阅:http://acediakarry.lofter.com/post/255af1_9e8b2e0


完整正文,有出入:http://acediakarry.lofter.com/post/255af1_ad83143

评论 ( 75 )
热度 ( 138 )

© 燊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