燊枷

shēn jiā 性格古怪不足以形容。
内心戏比较多,做人比较从心。
谁伤害到他们,谁就是我敌人。

【清多】Allure(Alpha!兵藤清春xBeta!富士田多多良)

 @一锅有情怀的骨头汤 嘤,人家就因为你说不能拉灯卡了。

自己看了一下,迷之别扭。

还没写完_(:з」∠)_赤城的戏份迷之多……
1
“体检报告出了?”赤城贺寿突然出现在富士田多多良的背后,伸长了脖子去看多多良手上的体检单。
“嗯,我果然是个Beta呢。”多多良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不过如果是个Alpha的话,体力会更好吧。”
赤城贺寿撇了撇协嘴,显然不认同:“Alpha也有不利的地方啊。每次比赛前无论是不是发情期都要打抑制剂,打完之后总觉得有点不舒服。不像是Beta,能一直有个比较稳定的状态。”他挠了挠头,旁若无人陷入了抓狂,“啊啊啊啊啊,真子这么可爱!以后一定是个Omega!一想到以后有哪个臭Alpha被真子带到我面前就不爽!”
富士田多多良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想远离貌似失去理智的赤城贺寿,却被对方突然抓住了肩膀,额头抵着额头。 “你不会对真子有什么想法吧!”赤城贺寿面目狰狞地看着富士田多多良,似乎只要富士田多多良答会就要撕碎他。
“呃——”富士田多多良觉得这场景好像出现过,他护住了自己的脖子,小心地回答道“真子是令我尊敬的舞者。即使她分化成Omega,我也只是觉得这对于女舞者所需要的柔软性来说是一件好事。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想法了。”
赤城贺寿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放开了富士田多多良后就抽走了对方良手上的体检单,迅速扫了一眼。“喂,你竟然还营养不良!虽然舞者要保持一个良好的体形,但是营养不良的话也会对体力有影响的。特别是我们现在在发育期,以后长不高可是要吃大亏。怪不得你那么小只。”
富士田多多良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舒了一口气,然后扯回自己的体检单,细心叠好后放进书包里,抬起头问赤城贺寿:“今天你要去小笠原吗?”赤城贺寿挑起眉毛,一脸“你没毛病吧”看着富士田多多良:“你忘了小笠原这两天在装修吗?而且你最近不是都在兵藤那边吗?”
富士田多多良僵了一下,继续收拾着书包。赤城再次贴近了多多良:“你最近是不是在躲兵藤啊。”
多多良眼神躲闪了一下:“没有!我只是突然忘了。”
赤城没有深究,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多多良的说法,他单手提起书包甩到了背上,转身向后挥了挥手:“我先走了。”
2
“最近几天总觉得身体有点重,但是量过却没有发烧,好奇怪啊……”多多良一边做着热身运动,一边想着。
今天不是兵藤社交舞蹈教室营业的日子,员工们都不在。即使是难得的休假,空旷的舞蹈室也不该只剩下两个人,兵藤清春和富士田多多良。
原因却要是因为兵藤万里纱老师临时有事要外出不能指导,而且今天除了富士田多多良之外,绯山千夏被甲本明拉出去逛街了,提前说好了今天来不了,钉宫的家里人外出了他今天要看着两个弟弟,他不来的话井户川一个人练也没什么用,所以直接申请把上课时间换了,花冈雫的家里也有点事今天就不来了。最后兵藤万里纱只能拜托兵藤青春像是假期集训的时候那样,让兵藤清春给予富士田多多良指导。
多多良侧身压腿:“说起来……兵藤同学早就分化了吧……一定是Alpha吧。”
“……”兵藤清春沉默地做完一轮对镜练习后才缓缓开口“嗯,我和雫都是Alpha。”
富士田多多良猛地转向清春,震惊地瞪大双眼:“诶诶诶诶诶!花岗同学也是Alpha吗!”还不等兵藤清春回应,多多良就自己碎碎念回答了自己:“说得也是,花冈同学那么厉害,是个Alpha也很正常。”
富士田多多良热身结束,他站起身摆好了姿势,数着节拍,准备从兵藤清春播的曲子的下一小节开始他今天的第一轮对镜练习。
富士田多多良结束了又一轮的对镜练习,汗如雨下,似乎用毛巾擦也永远擦不完。他剧烈地喘息着,只有等呼吸平稳了他才能去补充身体流失的水分。
富士田多多良一边弯下身准备放下水瓶,一边想着“今天的练习量跟平时一样,怎么累得这么快……”然后毫无预兆地摔倒在地。
在不远处做伸展练习的兵藤清春听到响声后立刻转过身,“富士田!”他小跑了几步单膝跪在地上,轻柔地托起了多多良的上半身,“你的脸好红,你发烧了?”
富士田多多良挣扎着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没什么力气,浑身发烫。“我出门之前才量过温度,应该没有吧。”
“那你先去我房里躺躺吧。”兵藤清春把富士田多多良的一条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好让多多良借力慢慢站起来。
富士田多多良的脸上浮起了红晕,不过本来就烧得通红,并没有被看出:“兵藤同学,麻烦到你真的不好意思。”
4
TBC 卡文了_(:з」∠)_

评论
热度 ( 156 )

© 燊枷 | Powered by LOFTER